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彩礼的意义不在于“彩头”

2017年01月09日08:03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彩礼的意义不在于“彩头”

  □本报评论员赵志疆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彩礼也是“水涨船高”。“三斤三两”“万紫千红一片绿”“一动不动”……这些词就好比是适龄小伙儿的紧箍咒,随便念起来一个,就足以让他们头皮发麻、叫苦不迭,连他们的父母都跟着一起发愁。“三斤三两”百元大钞大约合13万元;“万紫千红一片绿”是1万张5元钞票、1千张百元大钞,再加上一堆50元钞票,总数可达到18.8万元;“一动不动”则是一辆汽车加上一套房产……高额彩礼的逼迫下,不少家庭“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婚回到解放前”。

  天价彩礼饱受诟病,但却始终散发着旺盛的生命力,有人将此归结为传统习俗的影响。实际上,这种解释只说对了一半。作为周朝礼制的汇编,《仪礼》记载:“昏有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是“彩礼”习俗的来源,但值得一提的是,所谓“礼”指的是整套仪式符合仪礼,而不是奉上多么丰厚的财物。也就是说,彩礼的意义在于“礼”,而不在于有多少“彩头”。

  古时旨在推行礼数的彩礼,何以沦为沉重的家庭财富比拼?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女方父母担心女儿吃亏,有的则是想为自己留些养老钱,更有甚者,只是为了“考验”一下男方的诚意……撇开个人的利益诉求,有目共睹的现实是,彩礼的不断水涨船高使互相攀比之风愈演愈烈,乃至于不少本就不宽裕的家庭为之叫苦不迭,婚嫁本是人生一大美事,但却日益显露出一种沉重的味道。

  2016年年底,濮阳台前县、清丰县相继出台农村红白事指导意见。两县的“指导意见”内容大体一致,将本村红事操办标准按程序列入村规民约,并真正抓好落实。行政干预的出发点无疑是良好的,但最终能起到多大效果仍有待观察。一方面是,“指导意见”本身不具备强制力,而村规民约首先要取得村民的认可;另一方面是,如果动用行政强制力量强行推广,不仅容易激化矛盾,其合法性也颇为值得怀疑;更为重要的是,不可能寄希望于“行政命令”的“尚方宝剑”一挥,就能立刻把根深蒂固的习俗“斩于马下”。终结天价彩礼,关键不在于行政力量有多强大,而在于公共反思有多深刻——只有民众不再将彩礼当作检验婚姻的唯一标准,才能真正做到不为物累。

  无论天价彩礼还是大闹洞房,婚礼中不少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东西,都被人习惯性归结为传统陋习,这实在是对传统的一种曲解和误读。传统文化中,仪式代表的是神圣和文明,而不是粗鄙和野蛮。发乎情、止于礼,这是婚礼一词的真正含义。明乎此,就能知道摒弃市侩和粗俗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回归。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