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解救“山寨”兵马俑关键靠文化创新

2017年02月13日08:22来源:人民日报

  新闻速览:探访安徽“山寨兵马俑群” 景区回应实为秦始皇塑像群

  安徽"最大山寨兵马俑"景区回应侵权:陶俑哪都能做 

  兵马俑何辜?一再被卷入是非。继陕西临潼山寨兵马俑景点被披露后,近日,某省另一文博园内出现的上千兵马俑又引争议。

   相关仿制行为是否涉嫌侵权,自有法律最终认定,并非这里要讨论的话题。值得思考的是,在倡导创新精神、呼唤文化自信的今天,为什么一些山寨景观仍然时有出现?为何一些浅层次的模仿抄袭依然拥有市场?从天安门、故宫、天坛到埃菲尔铁塔、自由女神像、悉尼歌剧院……在国内一些旅游景区,或是克隆、照搬,或是缩微、高仿,往往不难找到复制件。诚然,不能因为“看到一个地球仪,就大喊山寨地球”,但某些低水平拷贝所折射出的创新缺失与偷懒心态,的确是个问题。

   如果放在30年前,人们在北京的“世界之窗”看到代表各个文明的标志性建筑仿制品,在西南省会的某条街道看到巴黎的咖啡馆、纽约的牛排店,首先想到的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然而今天,当成千上万的中国游客早已对这些耳熟能详,而我们的文化产业还停留在同样的层次,则不免令人叹息乃至丧气。无论是利益驱动下的“抱大腿”,还是暗中炒作中的傍名牌,拿来主义的方式看似节省了成本,却极易受到质疑。此前,河北某地按照1∶1仿造埃及狮身人面像,就遭到埃及文物部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结果该狮身人面像被拆除。事实上,作品的灵韵就在于独特性。一旦涉嫌抄袭,就算再惟妙惟肖、大气磅礴,观者也难以感到惊艳;相反,如果初衷是创新,哪怕生涩一点、粗糙一些,也胜过千篇一律。说到底,抄袭者不仅缺少敬畏,也缺乏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智慧和勇气。

   借鉴与模仿,致敬与抄袭,有时未必泾渭分明。但真正有抱负的创作者,往往是坚定的文化自信者,常以原创为己任。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笃信“只做自己认为美丽的事,创造出有震惊的效果的美感”,坚持用独特的方式诠释建筑、理解人生;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王澍被称赞“打开全新视野的同时,又引起了场景与回忆之间的共鸣”,背后正是持续而连贯的思考力。少一分走捷径的心态,多一分有脊骨的追求,自觉树立责任意识、精品意识,才能让自己的文化创新之路越走越宽广。

   “未画以前,不立一格;既画以后,不留一格”。这是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创作箴言。当然,推陈出新,说易实难。尤其是当珠玉在前之时,后来者难免会感到难以超越,甚至心生胆怯。唐代书法家李邕说“似我者俗,学我者死”,齐白石则认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他们的创作观看似迥异,内在逻辑实则一致,即鼓励创新,而不能止步于模仿。正因如此,我们呼唤文化创新,更渴望孵化创新文化,加快培厚创新的文化土层。

   文化创造的进步,自然离不开文化管理部门和文化工作者这个共同体的引导,比如强化创新的价值取向,完善制度设计与奖罚机制,让创作者以创新为荣。而在某种程度上讲,文化消费者的态度和需求分量更重,随着他们的品位越来越高、口味越来越“刁”,那些低水平的仿冒者必将寸步难行。

  网评热议:山寨兵马俑折射文化敬畏感缺失

  头顶“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等光环,五千年文博园这种“简单粗暴的拿来主义”,不仅侵犯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合法权益,更与其初衷——创建“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不相匹配。在太湖“一号坑”,游客感受到的不是秦朝的文化风情,而是一种对待历史文化的无知和粗鄙态度。 

  最大山寨兵马俑群难现旅游业活灵魂

  创新是经济发展的灵魂,发展旅游业来说也应如此。山寨兵马俑群,既走了“守旧”的老路,也走了侵权的邪路,没有找到旅游业的活灵魂。要想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还是应多从自身特色上下功夫,上帝总会照顾独一无二者,山寨兵马俑群终将会被嘲讽,也将被扔进旅游业的“垃圾堆”中。

  “山寨兵马俑”伤害一方文脉

  河北某地文化创意园曾仿制“狮身人面像”,尽管文化园负责人表示系“拍戏用的临时性场景,拍摄完了就拆除该景”,但还是因为过度相似导致埃及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诉。埃及方面对文化资源的珍视、对“山寨”行为的难以容忍,对我们是教训,也是启示。文化资源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倘若肆意挥霍、任意消费,同样会导致其价值大打折扣。 

编辑:贺心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