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长城》的文化输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2017年03月10日07:46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长城》的文化输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吉水

如果把《生化危机:终章》《极限特工:终极回归》和本月上映的《金刚狼3:殊死一战》等综合比较,可以看出以下一些共同点:它们都是系列作品的延续,都塑造了超人英雄的形象,都体现出一种当代高科技背景下人类被异化的生存危机意识。好莱坞电影的确有其自身的价值观,以上所举,给人的感觉是超越政治,反映了全人类的共同关切,然而,如果看清这些超级英雄都出自美国,不但折射着美国在当代世界力量格局中的地位,而且也强化着其维持世界秩序、拯救人类未来的国家形象,那么大片背后自觉不自觉的意识形态也就清晰可见了。这即是好莱坞商业大片价值观潜移默化的输出,它不但替美国电影在中国内地赢得了巨量票房,增强着美国的经济硬实力,而且在文化观念的输出上也强化着人们对美国的文化认同,为美国增添着软实力。

毫无疑问,中国是全球化的总体受益者。然而,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交流,中国无疑又处于巨大的文化逆差中,根据中美文化交流有关电影方面的协议,今后的内地电影市场将进一步向美国开放,院线将迎来更多美国大片。在美国大片给内地观众带来视听享受时,如何让中国电影走出去,输出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改善文化交流中的逆差现状,是中国电影面临的课题。从这个角度看,前些时上映的中美合拍大片《长城》作为中国文化和价值观向外输出的一次路径尝试,无疑值得肯定。有些评论文章甚至认为,从国内到海外,电影《长城》不仅在全球电影市场竞争中获得了机会,更带着浓郁的文化特色向世界展示出中国的精神风貌。

然而,现实中,《长城》上映后虽然在内地收获11.7亿票房,所获争议却也空前激烈,不但主要演员的表演达不到观众的满意,剧情方面西方英雄拯救中国危机、中国女性倾慕西方男性的设计,也无不充满文化角色的象征和暗喻,这些都令人诟病,它们迎合着西方长期以来对中国作为“古老而神秘的国度”“落后而待拯救的世界”的文化想象。更为尴尬的是,这些向西方讲述的并不真实的中国故事、传递出的缺乏尊严的价值观的影视文化产品,却是由中国文化在影视领域的领军性人物导演出来的。

也有影评就此问题替中方导演辩解说:“好莱坞的工业标准大幅限制导演权力,从这个角度来说,《长城》作为好莱坞的重工业产品,本身就是去个性化的。个人的美学旨趣需要在严苛的制片人制度内寻求突围。张艺谋也坦言在制片过程中自己能掌控的东西有限,《长城》必须首先是合格的好莱坞工业产品,在这个前提下才能承载中国文化和价值输出。”言下之意,《长城》的故事是好莱坞编写的,中方导演动它不得。既而又肯定中方导演做出的努力,比如,“张艺谋在怪兽片的框架内与好莱坞讨价还价,尽可能多地配置填充精奇的中国元素,承续中国风表达。影片借助长城这个典型的中国舞台,展示出科技感十足的古中国特种部队、奇巧的冷兵器战争场景和颇具视觉压迫性的饕餮兽群……”看到这些,是不能不令人发“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感慨的。只有在电影中摆正中西文化在历史和现实中的位置,才能不卑不亢地讲好中国故事,输出正确的中国价值观,这也才是那些作为“毛”的中国元素应附的“皮”。而受制于好莱坞的制片制度,不能正确地讲好中国故事、输出正确的中国价值观,却仅仅在“古中国特种部队、奇巧的冷兵器”等“毛”的层面与对方“讨价还价”,无异于舍本逐末。更何况《长城》中那些中国元素的“毛”所附之“皮”,仅仅是女主角说给西方英雄听的“信任”二字,这更无异于一种一厢情愿的现实文化乞求了。

《长城》所获的众多差评反映着中方导演在这部合拍片中所讲中国故事的不令人满意,原因固然是因为“好莱坞的工业标准大幅限制导演权力……(导演)在制片过程中自己能掌控的东西有限”,那么怎样改变这种合拍片的不公平游戏规则,以我为主,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文化话语权,就是下一步应该考虑的问题,而如果像导演坦承的那样“必须首先是合格的好莱坞工业产品,在这个前提下才能承载中国文化和价值输出”,那么这种甘心放弃文化话语权的屈从的合作不要也罢,努力争取把自己的国产片拍好,同时寻求与好莱坞大公司之外的独立制片人进行合作,也未必不能学到电影制作的美国经验,并一定程度地推进中国电影走出去。

有报道称,继在中国内地公映后,《长城》已在北美3326家影院大规模上映,这是令中国的一些媒体和影评人感到鼓舞和兴奋的,正面评论也属应时。但《长城》在国外收获的很多差评却不被过多提及和评论,可见得由好莱坞实际主讲的这部中国故事其实也没能让西方的观众普遍买账,中国电影人所期望的借合拍片之船出海的文化与价值观输出因此也不知会打多少折扣。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