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挣不到钱长不了脸,主播好玩与网红难当

2017年03月16日08:10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邓海建

  当网络主播很挣钱,可能只是个传说。据说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上炒作的所谓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近日提供给中国青年报的最新调研数据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

  猪在互联网风口有没有飞起来不好说,吃饭睡觉打豆豆都能挣钱的网红们,确实分分钟激活了小伙伴们从小就流口水的“全国人民给我刷一块钱”的财迷梦。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最近就披露,某直播平台2016年支付给直播人员的收入高达3.9亿元,仅今年补缴的个税税款就达6000多万元。加之正与金星隔屏互撕的MC天佑被爆年入千万,平台外的少年们难免眼红地浮想联翩。

  她在手机端貌美如花,你在手机下赚钱养她——大家万一把这个误会当真理,就难免出现全国政协委员宋丹丹所担心的,“那么多年轻人都想做网红,可谁来做真正引领我们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不过,价值担忧显然不如市场调节来得速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1000元,只有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大可不必担心“人人争当网红”了,毕竟,千元以下的主播生活,估计连养活自己都费事儿。

  其实,主播好玩,网红难当。若非如此,他们也就不会费心巴力剑走偏锋、以身试法了。比如刚被媒体曝光的“打野直播”——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眼下来看,这被国家林业局盯上的疑似非法直播,迟早也会遭遇真实的司法风险。这样一想,钱没挣到,身先难安,网红又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抢的饭碗?

  千千万万写言情小说的,也只有一个“预约美好告别”的琼瑶;万万千千的美食连锁里,敢拿扫把来洗锅的,恐怕也只有一个任性的“俏江南”。这些故事告诉我们,指望从事网络直播就一夜暴富,概率上其实和拿两块钱博五百万一样不太靠谱。至于网红会不会带坏年轻人,只要监管不是稻草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搏上位”、“骗子”、“庸俗”和“没有节操”等贬义字眼。一个新兴行当名声臭了,从业者的职业认同感很艰难,年轻人也不傻,谁会始终在挣不到钱又长不了脸的地方恋栈?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