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政府不是破吉尼斯纪录的合适推手

2017年05月17日08:18来源:红网

15日,在黑龙江省通河县,经过2017名插秧人的共同努力,在水田上插下700万株水稻秧苗,创下了“同一地点、最多人数插秧”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吉尼斯纪录官方当场向通河县颁发了认证书。(5月16日 人民网)

根据通河县县长曹德友介绍,举办此次千人插秧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活动,在挑战极限的同时,倡导绿色有机健康生产生活,增强群众对通河大米的认知度和自豪感。当地政府发展经济的努力用心良苦,但用破吉尼斯纪录的方式则值得商榷。

首先,吉尼斯纪录越来越无聊化,正能量日渐式微。吉尼斯纪录收集的各种“之最”,从最初的有意义、有价值,早已向无聊、重口味倾斜,且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比如:“一小时内用嘴移动蛆数目最多的人”“嗅脚臭最多的人”“收集肚脐眼脏物最多的人”等等。这可是《吉尼斯纪录大全》白纸黑字写着的,如此恶心重口味,有何意义?再看看“千人插秧”纪录,在农业机械化程度很高的黑龙江,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插秧,不顾秧苗成活率,能与绿色有机生活扯上半毛钱关系吗?

其次,政府主导破吉尼斯纪录活动,难脱作秀之嫌。“人海战术”式的纪录,需要动员多方力量,动用纳税人的公帑,看起来轰轰烈烈,媒体全方位报道,而实际上民间及网民吐槽不少。“千人插秧”纪录新闻网络跟帖中,“作秀”“劳民伤财”等内容被“顶”最多,点赞的少之又少。事实上,在拥有强大动员能力的情况下,任何一级地方政府只要有需要,打破“人海战术”式的吉尼斯纪录,几无难度。问题在于,这种“数人头”的纪录能挑战什么极限?有何正面意义?

吉尼斯世界纪录,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英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央视引进中国后,吉尼斯纪录很快风行全国,一些中国化的吉尼斯纪录不断诞生。中国已成了该机构的最大市场,无论从书籍发行量,还是纪录来源地,中国无疑是吉尼斯纪录的“蓝海”。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中国的吉尼斯纪录,有从民间举办转向政府走“搭台唱戏”的趋势,许多“数人头”纪录诞生的背后,都有政府的影子,无论是人力物力,还是文宣动员,都很容易发现政府的“有形之手”。通河县的“千人插秧”活动,当地政府则已完完全全走上了前台。

说到底,吉尼斯纪录是英国人发现的一门生意,它利用了人们的好奇心,收集这“最”那“最”,通过发行书籍、影像资料、广告及其他授权等方式获取利益。为把生意做大,吉尼斯官方自然乐见有政府直接举办相关活动。但是,改革开放30多年,国人视野越来越开阔,越活越自信,已越来越不需要通过日渐堕落的吉尼斯纪录,来刷存在感了。政府部门应该顺应民意,不做相关活动的推手,避免为吉尼斯的生意背书。文/徐林生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