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高空坠物不应止于法院介入

2017年06月02日09:20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本报评论员赵志疆

  去年冬天,15岁的小杨在一栋高层居民楼下的修车店门口,被楼上掉下来的一个水泥疙瘩砸中了左眼,导致眼球破裂。小杨和爸爸一纸诉状,将整栋楼300多户居民和物业告上法院,要求赔偿医药费和各项损失。目前,法院已经受理该案,开庭日期尚未确定。

  突遭飞来横祸,但却始终找不到肇事者,小杨和家人的焦灼乃至愤怒不难理解。尽管如此,莫名成为被告的300多户居民,他们的委屈和怨言也不无道理——肇事者只有一个,在找不到肇事者的前提下,为什么让大家代为买单?

  近年来,高空坠物引发的争议屡见不鲜,不乏有人为之对簿公堂。可以肯定的是,除非能出具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否则,坠物伤人事发地的居民都难免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明确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实际上,这也正是当地居民纷纷开具不在场证明的关键所在。

  法律作此规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救济受损的权益,在无法找到侵权责任人的背景下,这种“连坐式”补偿,被视为弥补受害人损失的最后屏障。尽管法律初衷无限美好,但实际意义却并不乐观:一方面,很难确定谁是否在现场;另一方面,即使法院作出裁决,能否执行到位仍是一个未知数。那么,有没有比“连坐”补偿更可靠的救济方式呢?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找到肇事者并依法追责。

  高空坠物无外乎两种情况:有意为之抑或无心之失。前者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后者涉嫌过失伤人,两者都有现成的法律条目,所需要的不过是将高空坠物纳入其中即可。明确了肇事者的法律责任之后,警方侦办此类案件将更加有的放矢。现实生活中,“连坐”补偿多因难以找到侵权人而始,但不容忽视的一种情况是,一旦法院介入,往往就意味着案件侦办的结束。如此一来,更加难以找出真正的肇事者。如果高空坠物涉嫌刑事犯罪,势必会督促警方更加努力找出“真凶”,从而维护法律尊严、保障个人权益。让肇事者承担法律责任,既可以救济受损的权益,也可以警示公众多一些安全防范意识,从而最大限度避免高空坠物事件的发生。

  从这种意义上说,法院介入不仅不应视为高空坠物事件的终点,而且应被视为进一步梳理和反思的起点。

编辑:魏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