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PS毕业照 高科技无法填补情感空白

2017年06月07日09:14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郭元鹏

6月5日,一则关于“心寒!成都一高中毕业照:领导老师是P上去的”的消息在微博上疯传。这些微博中附带的图片显示,照片是成都市龙泉中学2014级某班毕业留影,照片上的时间是2017年5月,照片中具体班级及师生面部被马赛克模糊掉了。(见6月6日中国青年网)

这张“PS的毕业照”,第一排“坐着”的领导和老师,全部都是PS上去的。尽管一位位领导、一个个教师都是满面笑容,可是学生们拿着这样的毕业照,却笑不出来。面对“PS的毕业照”,一些学生在跟帖中留下了自己的心声:校长您真的这么忙吗?老师,您和我们拍个毕业照还要出场费吗?我们的毕业照不该如此的苍白虚伪,我们就想要一张真实的毕业照!

校园生活,青葱岁月,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拍摄毕业照作为告别校园的经典必备项目,在每一个学生心中都分量十足,那是多少岁月的尘埃都难以封印的过往。当学生们走上社会历经风雨的时候,回望过去,拿着泛黄的毕业照,总有一种情结在萦绕,总有一种力量在心中。

正因如此,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很多学校的领导,在学生拍毕业照的几天里,不惜放下手中正常的工作,也要和同学们一起合影留念。媒体曾报道,浙江师范大学校长为了满足毕业学生的合影要求,专门抽出一天半的时间,同全校5000多名学生留下微笑瞬间,被同学们笑称为“合影帝”。

PS是一项好的技术,在如今这个时代里,可以做到移花接木,可以做到以假乱真,可以做到天衣无缝。问题是,高科技无法填补毕业照上的那一片“情感的空白”。这让笔者联想起了著名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关于“高科技与高情感”的论述,“我们社会里高科技越多,我们就越希望创造高情感的环境。”25年后,奈斯比特在另一部著作《定见》中重提“高科技与高情感”这个话题,并将之称为现代社会的“公式”。无独有偶,另一位著名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也曾有过类似叙述:“一个高科技的社会必然是一个高情感的社会。”

从这个角度看,“PS毕业照”并不是一件小事,它提示我们,人是有着丰富感情生活的高级生命形式,情绪、情感是人精神生活的核心成分。社会越是向高科技发展,越要从更高层面上满足人们心理、情感及精神上的需求。

【网评热议】

宁可PS也要上毕业照 校领导凭啥非秀这把存在感

龙泉中学的主要领导,既因为高三有二十七八个班,实在太多,无法个个都参加,又要让自己的身影在每个班的毕业照上出现,也就流于弄虚作假,把身影P上毕业照做悬浮体了。这样的弄虚作假,亵渎学生情感,连基本的礼貌都不讲,既不尊重学生,也是对自身的不尊重,难免让人反感。

学生才是毕业照中的“主角”

学生的毕业照,就应该把主角留给学生。说到底,一张ps处理过的毕业照,真正的问题还不在于其可能“失真”,比如说,若是一位同学因故不能参加合影,而在后期通过ps的方式来弥补遗憾,相信大家都不会有意见。问题的关键而是在于,在未经同学允许的情况下,把校领导p进合影,展示了一种拙劣的“喧宾夺主”。

别让PS的领导毁了毕业照的美好

毕业照往往会成为传承师生情谊的重要载体,主角应当是学生与各任课老师,校领导只应该充当“点缀”,但不少学校却本末倒置,将校领导当成了主角,甚至不惜采用造假的手段,将缺席的校领导PS进去,说到底还是一种“权力本位”的思维在作祟。

“毕业照靠P”是堂拙劣道德课

学校领导与其靠P图上毕业照,不如放开手脚,让毕业照回归纪念本质。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学生赞同,可以邀请大家喜欢的学校领导一起合影,这样既不会增加领导负担,也不会让学生感觉“别扭”;如果学生不赞同,也可以只是单纯的班级合影,让毕业照记录青葱岁月,成为回忆经典。

编辑:魏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