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严惩“刷单炒信”的刑罚之棒终于落下

2017年06月21日08:25来源:大河网

  邓海建

  建立刷单炒信平台,在淘宝网站吸纳卖家互刷好评或者虚假交易,以此欺骗淘宝买家……6月20日上午,刷单组织者李某在浙江省杭州余杭区人民法院接受审理。法院当庭以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处李某有期徒刑5年6个月。据了解,这是国内首例刷单炒信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6月20日新京报即时新闻)

  你购物看信用,他就刷单玩好评,分分钟就是钻石皇冠——只要给钱,在炒信江湖,新开张的小铺都能“刷”成百年老字号。再于是,真假莫辨的“爆款”,很容易让从众心理的消费者跟风上当。可问题是,长此以往,市场信用就被玩坏了,诚信经营的商家也会遭遇无处不在的信用风险。最坏的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大家都学会“空买空卖”的明规则,刷单炒信的反倒盆满钵满。

  在网络交易中,刷单炒信和假冒伪劣同为市场毒瘤。还是数字更胜于雄辩:今年初,随着阿里巴巴起诉刷单公司一案的开庭,互联网刷单的黑色产业链也浮出水面。2016年3月之前,被告简世网络运营的刷单平台“傻推网”发布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全网刷单任务。4月,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简世网络全网刷单流水超2600万元,非法获利36万元。事实上,从2016年4月开始,阿里巴巴配合执法部门查处包括“傻推网”在内的9个全网炒信团伙,以及平台上的279家涉嫌刷单商家,总涉案金额近4亿元。这大概还只是冰山一角。用业内的话说,凡有交易的地方,必有猖獗的刷单。

  刷单炒信难以禁绝,恐怕不能单纯用“刚需”二字来解释。电商炒信团呈现出职业化、规模化、产业化的特点,说到底,恐怕还是法律没有“秀肌肉”、“长牙齿”。刷单炒信之恶,早已无需赘言。比如近日,国家工商总局还专门印发《2017年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要点》的通知,提出要加大互联网领域侵权假冒治理力度,重点打击侵权假冒、刷单炒信、虚假宣传等违法行为。不过,问题在两方面:一是根据2014年颁布的《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最厉害的顶格处理也只有“20万元以下的罚款”。不少地方司法部门仍倾向于“不适合用刑罚处罚刷单炒信”。刷单炒信着深谙于此,自然“手里有钱心里不慌”。二是电商与刷单炒信者斗智斗勇总会“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天猫规则》只适用商家,且刷单炒信行为迭代迅速,指望阿里来解决这个顽疾、靠自理门户的行业规则来出拳市场重症——确实有些“会错意”。

  电商与炒信者之间的猫鼠游戏,消费者不能靠胜负来自求多福。眼下,“国内首例刷单炒信被追究刑事责任案”起码是个很好的判例示范,尽管中国并非判例法国家,但面对瞬息万变的社会,以法治理性纠偏权责症结,主动作为总好过等立法转身。让市场交易更干净一些,让网络消费更可信一些,法治中国当能给消费者这份信心与底气。

编辑:史海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