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答“创文”提问被扣工资,还有王法吗?

2017年09月20日00:00

来源:大河网

   湖南郴州市苏仙区两名教师,因在校园内遭遇郴州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协调推进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时拒绝回答知识抽检,被当地教育局扣工资并取消评优资格。19日,记者从郴州市苏仙区教育局办公室获悉,处理两名教师系其“应对检查有抗拒情绪”。(9月19日新京报网)

  在一些地方,创建文明城市可谓热火朝天,不过有的城市不是在治理脏乱差上下功夫,而是在提问创文知识等形式主义方面下功夫,这样的形式主义搞得再好,与真正的“文明城市”也关系不大。

   尤其是,一些“创文”工作人员跑进学校追着老师提问问题,就更加不靠谱。教师的任务是教书育人,而不是回答“创文”工作人员提出的问题。新闻中,因为两位老教师拒绝回答问题,看上去给教育系统抹了黑,于是,本该维护教师权益的教育局便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对两位教师进行“教训”。“教训”的名目是两位教师“有违师德”、“严重影响了全区教育系统教职工的形象”。那么请问,仅仅因为没有回答本应在工作范围之外的问题,就“有违师德”并影响教师形象?翻遍所有“师德”要求,恐怕也找不出“不能拒答创文问题”这一条吧?倘若教师应该回答“创文”问题,那么,是不是政府每一次治理活动、争创活动,都要让老师们将活动知识背得滚瓜烂熟,然后等着相关人员去提问?那样的话,老师们还有功夫教学吗?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苏仙区教育局对两人除了通报批评,还扣除两位教师第三季度(3个月)绩效工资,并取消当年评奖评优资格。显然,这是利用红头文件替代法律的一种权力任性行为。不管是《劳动法》,还是《教育法》《教师法》,都没有规定教师必须回答“创文”工作人员提出的问题。那么,教育局有什么权力在教师不违法的情况下,剥夺教师合法获取工资的权利?公民工资神圣不可侵犯,一纸红头文件就可以逾越法律法规吗?

   仔细分析,教育局的做法,不过是凭借对于属下的处罚,换回“创文”工作人员的脸面,从而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权力层面赚足面子。教师是弱势群体,无权无势,当然可以任由权力者乱加挞伐,不过,口口声声教训教师“不文明”的教育局是否好好想一想,自己以权压人,突破法律底线乱给人扣帽子,随意伤害教师的权益,自己是不是“很文明”?(曲征)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