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裤索赔”是践行规则意识的一次尝试

2017年09月29日11:27

来源:红网

   男子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经武汉中南医院急救医生全力抢救,终于转危为安。不过,患者的父亲事后找到院方,称医生抢救儿子时剪掉了衣裤,导致其裤兜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物品遗失,索要1000元赔偿金。9月21日,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将凑的1000元钱,给了患者家属。(9月22日 中国网)

  医生对患者进行急救,剪掉了患者衣服,因为疏于管理,从而导致患者的现金、身份证等遗失,患者家属前来索赔,自然应当得到支持。这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在医患关系紧张的时代背景下,在一些媒体含糊其辞有意无意的暗示报道中,就迅速卷入了舆论漩涡无法自拔。明明是一次正当维护自身权益的举动,却被解读为“以德报怨”“农夫与蛇”“厚颜无耻”,甚至“有远见者”已经开始担心这会导致医患关系加剧:连救命时剪掉的衣服都需要索赔,那由此导致医生的自保行为和患者就医成本的抬高,似乎就可以预见。

   笔者很不能理解。第一,患者得到急救,这是医生的职责和义务,患者家属并无拖欠医药费用等行为,且为此公开感谢医生全力救治自己儿子,这过程中医生有功,家属无错。第二,虽然感谢,但由于医院的管理疏漏,导致现金、身份证等遗失,要求赔偿,这是病人家属的权利。不能因为医生履行了职责和义务,就否定病人家属合法表达诉求的权力。二者不是矛盾对立关系,而是两个独立的元素。第三,既然医院管理存在漏洞,以此得到启示,举一反三,补齐漏洞就是了。这管理漏洞或许早已有之,只是其他患者未曾较真索赔,医院借此之机查漏补缺,不失为改进医疗服务质量的良好契机。

   当然,我们应该看到,之所以舆论气势汹汹,“不能怪患者家属,谁叫医生事前不跟家属商量保人还是保衣服”这样的评论也能收获很多人点赞,其实是“剪裤索赔”的行为击中了公众淳朴的情感表达。国人历来崇尚恩怨分明、有恩必报。在收获他人的善意时,如果这种善意行为在整体上是积极的温情的友好的,那么一些细枝末节的不快与瑕疵就可以大度地被接受和原谅了。这就好比学生时代的体罚,一些家长认为其大前提是关心爱护孩子,因此一定程度的体罚也就无可厚非了。

   在人们善良的感情判断里,你为我好,如果我纠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很难为情,很煞风景,也很伤感情。但是,我们应当意识到,如果我们将事件的各个要素剖析开来,功是功,过是过,功的部分该感谢,过的部分要索赔,其本质上并没有过错,这是权利,不能因为很少有人表达这样的权利,我们便去指责批评。如果有过错,那也是我们长期以来都习惯了这种无限度的宽容与善意。即使是正当权利,碍于情面、不好意思等等情绪就漫上来,“哎,算了吧”“反正也没多大个事”“毕竟不是故意的”等自我情绪规劝就占了上风,以至于最终不了了之。

   “剪裤索赔”事件里,患者对遗失财物的索赔,其实是一种较真与规则意识的体现。成年世界里,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讲感情多讲规则少,因此较真也凭空被附加更多不假思索的指责。发表在网上的文章被商业机构使用,本该正当争取稿费,但转念一想,算了吧,这是不较真;学校违规补课收费,但既然是为了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怎么能举报呢,这是不较真;拾到财物向遗失者索要保管遗失物的必要费用,合乎《物权法》规定,但违背了“拾金不昧”的传统美德,太较真,舆论蜂拥批评去。

   公众的不较真,更多的时候,并非出于事实的理性判断,而是出于情感的感性认同。须知,这样的不较真,是在损害自身合法权益的基础上的,因为有损益,所以不可持续;因为忽视了是非判断的前提预设,对施加善意的过程缺乏严谨的思考,以致可能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伤。就如抢救过程中,本可以通过科学的管理机制,避免患者财物遗失,但在医生全力抢救的大前提下,这样的管理机制漏洞就被人忽视或遗忘了。当本该作为标尺的是非判断的刚性规则在情感的包围中弱化了严肃的力量,仅仅依靠人们心中的情感自觉,就显得强人所难。

   当今时代,我们更应该有规则意识,敢于较真。社会舆论也应该习惯这样的规则意识与较真行为。行贿者是小时候的玩伴,感情很好,但违反了党纪国法的规则,自然该拒绝;私自补课收费,违背了教育部规定,虽然打着为孩子着想的旗号,但向教育部门举报也是遵守规则的应有之义,不应受到指责;拾到路人遗失的财物,索要因为归还而产生的费用,虽然与“拾金不昧”的美德格格不入,但这是正当权利,应予支持。

   “剪裤索赔”是对规则意识的一次尝试,是我们正视较真举动的参考案例。在改革创新的时代背景下,讲规则、敢较真,少一些情绪判断,多一点理性分析,才能无视纷乱的感情诱惑与“潜规则”悄无声息的“拉拢腐化”。当我们都默契地遵守规则、认真较真之时,在规则的大前提下讨论感情亲疏,或许才无伤大雅。   文/汪东旭


编辑:谢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