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中年男”的污名化人设可休矣

2017年11月02日08:18

来源:红网

  最近,“油腻的中年男”一词横空出世,引发了对中年人新一波的群嘲。这个词来源于上月底冯唐一篇题为《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的文章,在询问了周围被油腻中年男困扰的女性后,他总结出了十条简明扼要的策略。不过,冯唐的自省到了自媒体人手中,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对中年男人的嘲讽与责难,那十条策略也成了识别“油腻的中年男”的线索投射于现实,为看客们所津津乐道。

  在“油腻的中年男”之前,流行的提法是“中年焦虑”和“中年危机”。乍看之下是中年人对于自我生活与职业状况的日常自省,但其中也不乏自媒体的“情绪唤醒”。根据新榜的不完全统计,中年人平均每个月焦虑三次,每次诞生一批爆文,拯救了一群自媒体人的KPI(关键绩效指标)。自媒体人对生活惨淡、职场失意的中年“卢瑟儿”或寄予关怀或百般苛责,借社交媒体撩拨中年人内心的自尊和焦虑,屡试不爽。自媒体人对于中年人失意形象的塑造和中年人自发的焦虑感混在一起,仿佛“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由此产生了热闹的舆情景观。

  倘若说一些关于“中年焦虑”和“中年危机”的论调中尚存人文关怀的话,“油腻的中年男”则更大程度上是对中年男性群体的意识绑架和行为设限。舆论中的各方各取所需,年轻人倚仗自己在互联网上拥有的更大话语权,在对中年男人的外在形象、生活习惯和思想格调的嘲讽和数落中,完成了对在伦理次序和现实的社会地位中普遍占优的中年人的贬低和反抗;而一些中年人则借机进行自省自勉,以彰显自我风度,进行了一场划清界限的人格表演。

  回到现实中来,中年人的焦虑情绪未必不是现实,中年男人一些“油腻”的生活作风未必不需要反省,但若为了彰显自身的优越感,而对一些群体的并不损害社会利益的生活小节大加挞伐,显然也是不体面的,更不用提一些借此吸引眼球、斩获流量的自媒体人的难看吃相。

  仔细想想,污名化的人设标签又岂止“油腻的中年男”一个?从早先的“直男癌”“女权婊”到新近的“开始养生的90后”和“保温杯里泡着枸杞的中年人”,无一不满含着塑造人设者的道德优越感和对被表述群体的恶意。此外,还有人借一些植根于城乡差距之上的偏见打造污名化人设,偏见之下,人的面相和命运糊成一团,而被表述的对象却往往没有机会自证清白。

  就在今年,“人设自由”被某电商平台列为新的消费观念之一。在我看来,当人设成为一种泛滥的用以认识和描述他人的便捷方式,“人设自由”就不应只停留在消费营销领域,更应是一种普遍的生活追求和社会共识。而尊重“人设自由”,就要学会包容和欣赏他人乐得自在的活法,同时对人设背后纷繁复杂的现实常怀悲悯和敬畏之心。文/黄婷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