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爱长沙” 基层“文抄公”现象何以难治?

2017年12月28日08:13

来源:大河网

  今年以来,陕西神木县、郑州市金水区等地在宣传标语中出现其他地名“穿越”的情况。陕西神木县街头的文明宣传标语,开头第一句话竟是“爱国爱家,爱我长沙”。宣传标语的48个字与3年前长沙市发布的文明公约完全相同,被网友称之为“神木爱长沙”。记者采访发现,一些基层的文件材料、领导讲话、宣传标语大量雷同,抄袭成风。所谓“传递式”发文、“共享式”写作频频出现。(12月27日《北京晨报》)

  当前,抄袭之风可谓泛滥成灾。电视、电影、文学作品有抄袭,毕业论文、学术报告、文献有抄袭……对此,有些人已经将此视为潜规则,见怪不怪。但是,如果地方公文照搬照抄,甚至连地名、人名、数据都不加修改,这就不由让人开始怀疑: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怎么落实的?上级的决策部署是怎么落地见效的?到底有没有实际效果?“文抄公”现象在基层大行其道,背后所揭示出的作风问题不容小觑。

  想起此前媒体报道的一则新闻,说的是湖北宜昌当阳市官网发布了一则宣传当阳市国土资源局扶贫工作的文章,但文题却为《灌阳县国土资源局多举措助推精准扶贫工作》,除部分时间、数字上略有出入,绝大部分均与11月6日桂林市灌阳县在广西国土资源厅官网上发布的文本一致。笔者不禁想问:扶贫工作总结几乎照搬外地文章,这“贫”到底“扶没扶”?诚如当地市民直言“这不是简单的抄袭,这就是弄虚作假”。

  为什么有的基层政府部门抄袭之风如此盛行?稍微留心便不难发现,当前一些地方文件材料的文风主要有两类“怪相”:一种是直接照搬照抄,甚至连差错都抄袭不误;另外一种是下级单位抄上级单位,改头换面“套”发文件。对于第一种现象,主要原因在于少数地方政府工作人员慵懒涣散、敷衍塞责,为了图省事,一味奉行拿来主义;而对于第二种现象,更多的是处于规避“风险”的考量,如果结合地方实际进行创新或者细化,万一出现疏漏就得承担责任,得不偿失。

  “文抄公”现象泛滥的背后,表面上看是少数地方政府工作人员为了图省事,但更深层的原因却在于一些地方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注重实效,仅仅形式主义地以发文件落实工作,而不是真正从实际情况出发分析问题、提出对策。而以开会落实开会精神,以文件落实文件要求的结果,不仅让相关人员疲于应付,还会造成中央精神在贯彻过程中信息层层递减,甚至令一些上级政策根本无法执行。

  令人欣慰的是,针对文件材料照抄照转现象,部分地区已采取措施进行整治。比如,湖北省纪委将文山会海、照抄照转问题纳入治理范围,重点治理以文件落实文件,文件照搬照抄等情况;比如,西安市纪检监察部门将有的单位写文件、制文件照搬照抄,出台制度规定“依葫芦画瓢”或抄袭拼凑现象,作为着重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方面的重要内容。

  可见,根治“文抄公”现象,不仅要有刮骨疗毒的勇气和决心,还需要综合施治、对症下药。一方面要完善干部考核制度,对公文写作中的形式主义,情节严重的,要“予以曝光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另一方面,要坚决避免文牍主义,减少文山会海,倡导真抓实干的工作作风,从实际情况出发分析问题、提出对策。同时,进一步加大公开力度,把不涉及保密性质的政府文件、讲话材料、工作总结等向社会公开,让那些照搬照抄、“注水文件”无处遁形。(丁恒情)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