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时已到” 警察遗书见证死亡面前的豁达

2017年12月28日08:31

来源:大河网

  2017年12月24日零点,湖北省宜城市看守所所长王世军溘然长逝。他才45岁,被同事们称作“拼命三郎”,因积劳成疾,今年春节期间已在岗位上病倒过。如今,与癌症战斗一年的他,还是永远地倒下了。他给亲朋好友留下一封透着豁达与乐观的遗书,遗书中有“兄弟我掐指一算,……”的幽默字句。

  如果没有死亡的存在,人类社会会不会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恐怕很难说。毕竟,只有开始没有结束,也就不存在目标与梦想,不会有奋斗的动力,也就不会有所有的发展和进步。所以,在哲学家那里,对很多问题的研究,都始于对死亡的思考,人类对待很多问题的态度,也都受到生命有限性的影响。

  具体到我们的传统文化,对于死亡也是非常重视的。所以,《左传》里边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对祖先和死去的亲人的祭祀,戎,就是行军打仗。祭祀和打仗被认为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两件事,可见对死亡以及与之有关的问题的重视。

  但是,在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死亡同时又是一个禁忌话题。连孔老夫子被学生问到与死亡有关的问题时,也是用一句“未知生,焉知死”给怼了回去,不肯正面回答。及至后来,绝大多数人对与死亡有关的话题都是讳莫如深,能不谈则不谈,能少谈则少谈。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能够豁达地看待死亡,能够把遗书写得这么文采飞扬,充满气势,甚至还带有浓浓的幽默感,确实不容易,单凭这一点,这位警察就很值得尊敬。

  豁达的人不会是突然间变得豁达的,幽默的人也不会是突然间才变得幽默的,所以,从这封遗书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位警察生前为人处事的风格,应该是同样的豁达与乐观。而且,从他字里行间对工作、对同事、对家人的不舍与嘱托来看,他也是一位热爱工作、热爱家庭的人。

  活着的时候,乐观积极,把工作做好,把同事团结好,把家庭维护好,面对死亡,保持一份豁达,生而无憾,死而无怨,这确实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但一定是值得所有人学习的。

  实际上,近些年,我们的社会整体上对待死亡的态度正在悄然发生转变。比如,有更多的人愿意在身后将自己或亲人的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有更多的人在讨论安乐死等存在争议的话题,有更多的人作为志愿者为他人提供临终关怀,这些都表明,这个社会越来越进步,也越来越开放。

  希望有更多人像他那样,活着发光发热,走时挥一挥衣袖作别今生,留一份达观,得一分自在。(张楠之)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