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校外补课需标本兼治

2018年02月28日10:10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近日,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四部门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治理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有安全隐患、无证无照、‘应试’倾向、超纲教学”等6类突出问题。(见2月27日《新京报》)

  据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这一数据表明,中小学课外辅导很大程度是一种刚性需求,内在驱动仍然是强化学生的考试能力,以获得更高的分数,提高考取重点中学、好大学的竞争力,可以说只要功利教育指挥棒还存在,补习的需求就不会消除,难以人为禁止。

  中小学校外补习所呈现出来的乱象,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提高分数竞争力为唯一目的的导向,不断诱发学生家长的焦虑情绪。为孩子报班补课年龄越来越小、科目越来越多,导致盲目补课、攀比抢跑,加大学生课业负担和家庭经济负担。二是唯经济利益是从,侵害学生及家长利益。如一些校外培训机构与重点中学相互勾连,培训的结果与招生入学挂钩,以牟取不正当利益;一些教师违规到校外培训机构兼职或自办补习班,甚至少数教师采取“课上不讲、课下讲,校内不讲、校外讲”的方式,诱导或强迫所教学生参加以校外培训班为“外衣”的有偿补课等等。

  这两方面的乱象,前者折射出教育导向的偏差,后者则反映教育与市场之间界线的模糊,治理校外补习必须对症下药,疏堵并举。此次四部门印发专项整治通知,拿出了具体的办法。相信只要各地加大整治和管理力度,校外补习的现状会得到很大的改善。

  不过,校外补习乱象在教育之外,根子却在教育之内,更需统筹学校、教师和校外培训机构的管理。其一,需给校外培训辅导机构划定红线与禁区,强化地方教育监管部门的责任,防止地方竞争导致监管的放任。其二,需设置学校、老师与校外补习的清晰界线,禁止教育内部与校外补习的利益关联。其三,需更大程度推进教育均衡,缩小校际差距。    (木须虫)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