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维权:让游侠情结走向公民自觉

2018年03月19日08:55

来源:红网

  日前,《2017微博消费者权益保护白皮书》问世。百万用户的维权投诉中,从“电信诈骗1.9万”“幼儿打疫苗超量”到“捐衣箱黑幕”“雪乡宰客”……舆情火力所至,微博无一缺席。微博维权平台“黑猫投诉”上线后,3000起消费投诉已解决90%,相关话题阅读量刷新2000万。当“投诉,就上黑猫!”被群起响应,公民权利意识与媒介素养似得旁证。但我们有理由追问:维权,微博是否为首选?

  “有效、惊喜、保障”――黑猫平台的用户反馈中,这些词名列三甲。透过它们,微博发起舆论监督、参与社会共治的动员力一览无余。这座“人人皆记者”的信息平台上,月均3.92亿的活跃终端阡陌交通,以随时、随地、随性的聚合相关,时刻集结“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的舆论同盟。回顾2017,微博维权使韩雪得到携程补偿,使“唐山黄淑芬”被惩处,使“雪乡赵家大院”被疗毒……微博高悬明镜,将万众视线汇为高能光流,使侵权主体无所遁形。其中,粉丝过万的大V被视为意见领袖,在舆论大军中举足轻重,作家六六曾说:“我作为普通百姓的生活,举步维艰,每每都要靠大V身份和粉丝帮助才能讨回我本该拥有的权利。”

  这似乎回答了网民何以将微博比作江湖:上一秒是素昧平生的路人,下一秒就会以公义之名行侠相助。当侵权荡起的尘埃随4G无远弗届,私人遭遇成为公共议题,集体良知拥抱个人意志,微博维权者由此体认到仗义执言的“游侠情结”。这种情结诠释了同仇敌忾的决心、集体维权的信念――然而,当法治中国方兴未艾之际,它显得面目陌生,不合时宜。

  依靠“微博游侠”的维权之路,或会抵达正义,却不可避免误入暴力、盲目的泥途。2017年“黄小蕾买票案”,网民听信一面之词,毫无理性地战队、跌破底线地谩骂,舆情数周间一再反转,真相与正义愈发遥远;“电瓶车自燃”维权成功,却使王国培反思:流量不足的民众,岂能像大V一样广受响应?

  微博维权喧嚷的泡沫下,民众貌似高扬着“权利神圣”的“公民自觉”,事实却被“他信力”支配――自始至终,他们期待着“微博游侠”主持公道,却不敢运用自己的理性,更忽视了法律与司法体系。“投诉,就上黑猫!”喊出了舆论监督的使命感,亦使我们听到:消费者对法制的生疏,以及“公民自觉”的不成熟。

  何谓公民自觉?它意味着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主体意识、权利意识、程序意识、责任意识。此消彼长的微博维权揭示了消费者“权利意识”的觉醒,但唯有消费者重振主体意识,将自己视为民主法治的实践者,而非“舆论游侠”的保护对象,他才是独立的;唯有消费者不仅知道自己“要什么”,更知道权责统一、程序合理,才能让法的正义取代私力救济,才不会上演“黄小蕾买票案”对商家的舆情反转,才不会让籍籍无名的消费者因“人气不足”而维权无门。

  真正的法律是刻进人心的法律。唯有普法教育大众化、法制宣传常态化,让消费者臻于“公民自觉”,让消费者知道通向正义的路不止微博一条――“游侠情结”才会真正安眠于史记,理性与法治才会成为这个时代的记忆。 文/朱政德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