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急需“刮骨疗伤”

2018年05月05日16:12

来源:大河报

  □王不动

  “五一档”过去了,根据国家电影专项资金管理办公室统计,今年“五一档”的电影票房达到13.67亿元,相比2016年的6.57亿和2017年的7.39亿,今年再创新高。电影《后来的我们》成为最大赢家,如今已破10亿票房大关,“五一档”内票房占比68%,连续多天的排片稳居第一。

  然而,伴随着《后来的我们》来的除了高票房外,还有恶意退票事件。

  由于在制作机构和发行机构中,均有“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身影,因此引发怀疑,由于利益相关,猫眼有可能为了提高票房数据而进行造假。对此,猫眼第一时间否认,称平台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这种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随着事件逐步发酵,除猫眼之外,其他在线售票平台也出现了异常退票的情况。

  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发展,出现了多种形式的造假和恶意营销。这些年来,除了常规意义的票补外,《叶问3》式的洗钱刷票、《三生三世》式的粉丝锁场等都成为现象级的行为,这些现象的出现不但暴露了国内电影市场的机制漏洞,也不断拷问电影从业者如何在发展中健全各种机制。《后来的我们》出现的问题在于在线购票平台和发行方同为一体,在市场上权限过大,直接对同档期其他影片的排片进行了干扰,是一种不折不扣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5月2日,猫眼发布声明,表示猫眼专业版于5月3日上线新功能,2017年至今每日分影片退票人次及退票率将全面透明。5月3日,淘票票也发布消息,称淘票票专业版已开放影片退票率查看功能以及两周内发布票房异动预警功能。

  正当这起退票事件推动在线售票平台完善机制时,导演丁晟发布公开信质问光线传媒,他执导的影片《英雄本色2018》于今年1月18日上映,累计票房为6307万,可谓惨败,“作为导演,本不该蹚这事,但是,对十几家投资方给我的信任我必须有所交代”。丁晟在文中表示,要求光线传媒提供发布会、媒体宣传、路演等方面的具体宣传花费以及票补方面的各个明细,包括影片上映期间每天的补贴与活动截图、票补出票量等具体票补依据。但此举遭到光线传媒的拒绝,光线表示没有权利和义务向任何其他第三方披露宣发明细,而且影片品质是影响票房的根本因素,票房不好不能都让宣发背锅。对此回应,丁晟认为避实就虚,所答非所问。

  虽然结果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这场争议是有积极意义的,宣发费必须要花,而且还要花在点上,这样才能促进行业更加规范,也会让今后的从业者在制定宣发策略时更加谨慎。

  事实上,不管是退票事件也好,丁晟和光线的对峙也罢,这些都是中国电影产业不断发展中显现出的弊端。出现问题是正常的,从业者对其态度如何是重要的,不管是行业潜规则,还是习惯性操作,只要对产业有害,势必早晚会浮出水面。如何用积极的态度进行一场“刮骨疗伤”般的治疗?这关乎中国电影产业的未来走向。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