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交友网站为何装醉不醒

2018年05月05日16:14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一桩姻缘,几多槽点。眼下看来,如同魏则西事件未必能唤醒互联网医疗广告的价值观一样,苏享茂事件显然也没能让云谲波诡的婚恋交友网站自此就岁岁安澜。

  最近,有媒体接到爆料称:在婚恋交友网站上有人用虚假身份注册会员,并进行了实名制认证。6名女性在一个月内,被对方以购买“上市公司原始股”为由哄骗。受骗者累计投资近200万元后,对方失去了联系。记者实测发现,婚恋交友网站会员注册门槛较低,背后隐藏的黑产交易十分活跃:一些不法商家甚至宣称,30元就能办假身份资料进行实名认证,108元就能买到全套生活照和视频。

  知名婚恋交友网站成了骗子集散地,无非说明两个问题:一是部分互联网企业的价值观“久病难愈”,二是牛栏关猫的监管让它们“病并快乐着”。

  国内婚恋交友网站的生意,大概来自两种需求:第一部分,是正常的婚恋交友等社交刚需。有数据显示,我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到了2017年,我国达到适婚年龄的单身男女已达2亿。从中,大致可以窥见中国婚恋市场的发展潜力。加上各地公园相亲角衍生出的“相亲鄙视链”等新闻层出不穷,转型期父母对子女婚恋关系的焦虑既现实又炽热。第二部分,是流量数据、违法犯罪等“刚需”。一些婚恋交友网站宣称有1亿多注册会员,但这些体量庞大的数字真实性如何,向来是一个欲说还休的谜。至于专业骗婚、婚恋欺诈等乱象,在这些网站更是屡见不鲜。有记者以非真实信息成功注册成为会员后,一天内就接到了十几封不同女士发来的站内邮件,表示希望加微信详细了解。网站要“影响力”、骗子要“新市场”,眉来眼去之下,婚恋交友网站看似越发风生水起。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在乱象问题上,互联网企业的主体责任难以洗脱。尽管每个婚恋交友网站都会前置式地给新用户发一封管理员邮件,申明“作为一个海量信息平台,从技术以及成本上,皆无法确保每一条信息的真实性”——但是这样的声明,就像少数无赖企业跟员工订立生死合同一样,说“死伤概不负责”,显然是滑稽而无效的。网站的声明,不代表可以免除法定审核义务。这既因为单方声明不是纸质合同,更因为在平台与用户信息不对称的语境下,排除自己义务、加重对方责任的条款,法律一般也不会承认。

  形同虚设的实名认证,对于善良的用户来说,就是挖坑设套的险恶陷阱。正所谓,“你以为在网上热聊的对象貌美如花,可能只是对面的抠脚大汉在秀演技而已”。那么问题来了:第一,既然只需一个可接受短信验证的手机号就能完成所谓的“实名认证”,那么,网站对关键性的性别、年龄、身高、学历、月薪、婚姻状况等基本信息,究竟该不该有核实的责任?第二,性格、品行等主观信息固然难以落实,但客观的人身信息穷尽审核之责了吗?比如绑定银行卡、第三方机构调查等。责权利对等的基本原则,不能止步于电子邮件的风险提示吧?

  这些问题,不过常理常情之问,其实根本都不是问题。2017年9月18日,民政部官方网站发布共青团中央、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青年婚恋工作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意见》提及,“推动实名认证和实名注册在婚恋交友平台的严格执行。”彼时,各大婚恋交友网站纷纷举手表态、热血沸腾。结果呢,漏洞依然,问题依旧。面对这些,公众难免要问一声:明知问题而骄纵宽宥,既不寻求技术疏解,亦不上交监管探究,如此闷声发财是何逻辑?问得再直白一些,这究竟是“不能”还是“不为”?

  实名认证徒有虚名、认证业务待价而沽……乱象纷呈的婚恋交友网站,在监管查处尚未一剑封喉之前,究竟还要“装醉”到什么时候?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