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与荆棘——近期院线电影刍议

2019年06月14日07:52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吉水

  五月末到六月中旬,院线影片除《哥斯拉2:怪兽之王》《X战警:黑凤凰》延续美国大片的票房优势外,其他并无爆款出现。相对平淡中,却有一些可资一议的现象和个案,观之或如鲜花,或如荆棘,刍议二三,以飨读者。

  印度电影格调回落

  印度电影,自2017年5月引进内地院线的体育励志片《摔跤吧!爸爸》引起轰动后,又有《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厕所英雄》《嗝嗝老师》等,分别以关注教育、为女性争取权益等社会关怀,获得中国观众的良好口碑。但近段时间,自犯罪悬疑片《调音师》获得成功后,接连引进的《一个母亲的复仇》和《无所不能》等,也都是犯罪悬疑片,虽然仍关注社会问题,揭露当地社会对女性的犯罪、批判司法腐败,但暴力、惊悚和血腥的画面,以及个体复仇者叵测的心计,毕竟给人带来压抑、暗黑的观感,尤其这些个体复仇者又分别属于女性和残障人士等社会弱势群体,这些似乎都正在拉低着以往印度电影在中国观众中建立起来的那种明快泼辣和健康向上的格调,一定程度地影响了观众的认可度。关于这些,一段时间以来几部印度电影票房的平淡可为说明。

  印度电影的这种情况能给中国电影人带来什么启示呢?一种启示应该是,无论剧情设计再精巧,视听效果再震撼,但犯罪题材占比过多,重复之下,势必带来大众观影的不舒适感,而整个社会文化空气也会遭遇负面的暴力渲染。这是无论从商业票房考虑,还是从社会文化建设应负的责任考虑,中国电影人都应思考的一个问题。

  儿童电影手法创新

  六一儿童节前后,一批动画片和反映儿童生活的真人电影集中上映,如《花儿与歌声》《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巧虎大飞船历险记》《托马斯大电影之世界探险记》《潜艇总动员:外星宝贝计划》等。

  目不暇接中,由日本导演河村友宏导演的中国首部互动动画电影《巧虎大飞船历险记》,令人有十分新鲜的观影体验。这部动画片讲述小主人公巧虎与他的小伙伴们在绿森林小发明家松鼠金金的帮助下,制造大飞船收集云彩,施行人工降雨的故事。电影糅合了科学发明、环境保护、家庭亲情、团结协作等积极向上的元素,剧情因适合低龄儿童观看,也并不曲折离奇,但亮点在于与银幕外观影儿童们互动的设计。在电影放映过程中,每到剧情发展到一个节点,就有剧中角色号召银幕外的小朋友与他们一起互动:或让孩子们为剧中人加油,或让小朋友们与剧中人一起做某种肢体动作。笔者坐在电影院后排,看着满场小朋友们随着剧情不时爆发的欢呼和充满稚气的肢体扭摆,由衷地为观影的孩子们和家长高兴,并为国产动画电影这一创意而点赞,认为在分众化观影成为大趋势的当下,国产电影发明了一种适合低龄儿童观影的新路,说不定,这会给今后其他类型的国产片在创作手法上带来某些启发。

  校园青春片应反思

  六月不仅有儿童节,还有高考和毕业季,校园青春片自然不可或缺,6日上映的《最好的我们》是较为典型的一部。

  近几年来,国产校园青春片良莠不齐,暴力、早恋似乎成了某些编导手里的必备剧情,引来观众集体吐槽,并造成此类影片的市场低落。当然中间也不乏表现新的内容者,如前两年上映的《闪光少女》,就以民族音乐与西洋音乐的校园冲突为故事构架别开生面。前不久上映的于谦主演的电影《老师·好》,在处理暴力和早恋这些校园青春片的“习惯性”元素上,控制得虽较为适度,但影片制造的师生冲突却未免有些夸张和刻意。尽管如此,该片仍以前后剧情的大幅度反转造成的张力和演员表演的充足气场,赢得了不少口碑,为国产校园青春片拉回了些人气。

  《最好的我们》是继《老师·好》后又一部获得较多关注的校园青春片,特别是高考结束后该片票房已增至2.4亿元人民币。和《老师·好》一样,这部电影也把剧情高潮的分水岭安置在了高考这个节点上,同样有师生冲突,同样有早恋,但没有了校园斗殴,这可以看作是一种进步。但肢体冲突的硬暴力没有了,精神内核上的软暴力却不容忽视,比如影片所表现的早恋,让男生抱着吉他站在雨中,于众目睽睽之下向单恋的女生表白,而这一举动却赢得看热闹的学生广泛的叫好,现场反对这种举动的老师反成为全体学生揶揄的对象;又比如剧中本是“学霸”的男主角在课堂上为了帮助暗恋的女同桌理解讲题,不惮于一次次举手表示不会,让老师把讲过的题再讲一遍,这种客观上对老师的逗弄不但在导演的镜头语言和此后的剧情中没有受到谴责,反而受到全班同学的行动支持;特别不能容忍的是,在参加学校举行的文艺汇演中,班级先是把原先排演的《黄河大合唱》干巴走调地唱了几句,然后就在全场目瞪口呆中倾情改唱一首传情示爱的流行歌曲,借以帮男生向女生表白,这一本属亵渎经典的行为却在演出结束后的课堂上得到了班主任的支持和表扬。上述种种,虽不构成电影的主体,但对健康校园文化和师生关系的践踏却无疑是精神层面更为隐性的软暴力。对此,电影的主创们应该反思,坐在影院里看着这些情节大笑的观众也应该反思。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