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军:细微之处尽显英雄本色

2019年07月26日07:05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大河报评论员赵志疆

  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罗曼·罗兰对此有一种更直白的描述: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看到李庆军法官的事迹后,相信每个人都会对这两句话有更深刻的感悟——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病痛,李庆军法官没有丝毫退缩与懈怠,他一如既往履行着神圣的职责,继续着平凡的生活,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出于对生活的热爱,李庆军从未放弃理想与追求,虽然没有丰功伟绩与豪言壮语,以强者姿态迎接生活挑战的李庆军,展现出的是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尿毒症”是一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名词,痛苦的治疗过程更是超出常人的想象。在李庆军的卧室,成箱的透析液几乎堆满一面墙,床边有两个特殊的“床头柜”,一个小冰箱保存针剂;一个台式培养箱用来加热透析液,旁边架着紫外线消毒灯。开始透析后,李庆军要定期去北京做检查。为节约时间,他专挑夜里10点多的火车,第二天上午去医院,下午就急忙往回赶。下了火车,直奔省高院,把当天落下的工作补上,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从2014年被确诊为尿毒症,直到2018年9月28日因病去世,4年多的时间里,常人无法想象李庆军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克服了多少困难,但他不仅从未耽误工作,而且还不断自我加压——在生命的最后8个月,李庆军审判团队共结案360件,占全庭总结案量的三分之一,仅他个人就结案121件,是全庭办案最多的法官。就在做换肾手术的当天,李庆军还一边做术前检查和透析,一边接连给同事打了13个电话,事无巨细地安排交接工作……

  回顾李庆军事迹中的点点滴滴,太多感人至深的细节令人潸然泪下。然而,李庆军却从来不以为意。他曾告诉妻子:“我不是要隐瞒自己的病情,是不想受照顾。一个法官不办案还有什么价值。”承受着巨大的病痛折磨,却不愿意受到额外的照顾,到底是怎样坚强的意志在支撑着李庆军的孱弱身躯?在李庆军的一篇日记中,不难找到答案:“活着要有活着的质量,我不想让亲人为我的身体担忧,给他人带来精神压力,我尽可能弱化自己的病情,装得若无其事,这有点自欺欺人。我仍然想像常人一样享受美好的生活。”

  虽然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李庆军从未放弃对生活的热爱,他不仅向往美好的生活,而且不愿给别人增添额外的负担,这种简单而纯粹的热爱,无疑是支撑李庆军努力前行的动力源泉。作为一名法官,李庆军的工作职责是维护公平与正义,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多舛的命运对待自己,是否足够公平?因为热爱生活,这样狭隘的问题显然不足为虑,超越了家长里短与个人得失,有限的生命往往能迸发出无限的能量。因为热爱,所以坚韧;因为热爱,所以坦荡;因为热爱,所以宠辱不惊、无怨无悔。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这不是逆来顺受,更不是自欺欺人,而是参透生活本质之后的勇士之歌。李庆军,这个平凡岗位上的平凡人,毫无疑问就是真的勇士。看到李庆军的事迹,很容易使人想起泰戈尔的另外一句话: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时,才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诗人的箴言,正在成为看得见的现实。李庆军的事迹公开后,社会各界纷纷表达景仰、寄托哀思,这个习惯于默默无闻的优秀法官,正在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学习行动。

  李庆军之可贵,不仅在于对生活毫无保留的热爱,更在于对工作一丝不苟的坚持。作为既“干净”又“干事”的好干部,李庆军以实际行动传递出这样一种理念:“干净”是“干事”的前提,“干事”是“干净”的核心,不“干事”的“干净”毫无意义,不“干净”的“干事”适得其反。对照李庆军这面镜子,希望每一位司法工作者都能有所启发和行动,恰如培根在《论司法》中所说∶“我们知道法律体现着正义,但这也要人能正确地运用它。”

  我们身边有太多大音希声、大美不华的普通人,寻常的日子里,他们一如既往从事着普通的工作。然而,每一个普通人的背后,或许都隐藏着一段不普通的经历,和一种不平凡的追求。公众对李庆军事迹的尊崇和礼遇,实际上也投射着一种朴素的价值观念:每个热爱生活的普通人,都是公众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因为他们身上展现着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因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