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看待结婚率下降

2019年08月21日07:41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社会应当尊重多元化、个性化的个人选择,对推迟结婚、不婚等现象给予宽容理解。

  □河南日报评论员薛世君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对婚姻有一句妙解——婚姻就像城堡,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但是今天似乎又出现了另外一种现象,很多年轻人选择在城墙上溜达徘徊,没有进城的意思,也不像有弃城逃跑的打算。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数据显示,从全国范围来看,2018年结婚率仅为7.2‰,这个数字创下了近10年来新低。于是,社会热议,父母担忧,专家支招,身在其中的年轻人则看起来不急不躁。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的数据,2013年—2018年这六年,全国结婚率分别为9.9‰、9.6‰、9‰、8.3‰、7.7‰、7.2‰,逐年下降的态势的确很明显。很多年轻人表示,不结婚是因为“穷”,结婚要买房、买车,农村节节攀升的彩礼也是一大“拦路虎”,更何况还有生活成本抬高、育儿费用增加等。“先脱贫、再脱单”也就成了一种暂时不婚的理由。但是,这个“穷”字多少带有戏谑的味道,并不是结婚率下降的主因,其背后还有着更为复杂的社会因素。

  其中,有结构性因素,比如人口结构的变化。一方面,近年来我国老龄人口比重不断加大,人均寿命延长,总人口基数不断上升。另一方面,适婚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在不断下降。结婚率是以一定时期结婚人数与同期一定范围内总人口数的比率,分母在变大,作为分子的“婚源”人口跟不上,自然会影响结婚率。何况,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高等教育普及和城镇化程度的提升,我国居民初婚年龄几十年来都是处于上升通道中,晚婚是一种比较明显的趋势。

  也有社会性原因。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社会化大分工和陌生人社会的现实,让“早婚早育、传宗接代”的传统婚育观念发生了巨大改变,婚姻中,个体选择因素在上升,家庭因素在下降。女性独立性的增强,让依附婚姻和男性生存变得没有必要,年轻人交际圈变窄,也不利于顺利脱单,晚婚甚至不婚也就越来越常见。

  还有主观性的缘由。随着自我意识的勃兴,年轻人越来越注重个人边界,很多人担心婆媳关系、孩子教育、生活开销等家庭琐事会影响生活体验。有人就说:“一个人过得挺好的,为什么要找一个人一起吃苦呢?”这也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而且还催生了“单身经济”,在日本,单身餐厅、虚拟伴侣等提升了“单身族”的生活品质;在我国,悦己型消费、性价比追求和颜值经济等以自我需求为导向的消费类型应运而生。

  对于结婚率下降的现象,不妨理性看待。一方面,社会应当尊重多元化、个性化的个人选择,对推迟结婚、不婚等现象给予宽容理解。另一方面,即便如专家所说要积极“干预”,也只宜加强引导,侧重社会建设,帮助年轻人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创造更好的婚育条件,比如延长带薪婚假时间、遏制巨额彩礼陋习、加大幼托教育投入等,而不宜动辄上升到“人口危机”的程度,只奔着“提高生育率”而去,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花不香。

编辑:张馨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