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刷佛像”是对文化缺乏敬畏

2018年08月08日09:01

来源:光明日报

  日前,有媒体报道四川安岳石窟造像的佛像被人用彩色油漆“修复”,原本古朴端庄、精妙绝伦的佛像被彩漆刷得大红大绿、艳俗无比,让人不忍卒视。当地权威机构随即回应称,被刷油漆的佛像为1995年当地群众聘请工匠“重绘”,有关部门知晓后即予制止。

  这批文物非同小可。据介绍,该佛像群开凿于南宋,2012年被公布为省级文保单位,目前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后备目录清单。如此珍贵的文物被漆成红红绿绿的大花脸,这种黑色幽默让人笑不出来。

  有人说,群众文物保护意识缺失,法治观念淡薄,文化素质和审美水平也比较低下,这是“保护性破坏”事件的主要原因。这种归因当然有道理。但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在将近一千年前,这些精美绝伦的佛像就是出自普通工匠之手。随后,它们被一代代民众观瞻仰望、顶礼膜拜,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难道这千百年来的普通民众,其文物保护意识、法治观念和文化素质一定比现在的群众高吗?恐怕未必。

  关键在于人们对文化文物是否怀有一颗敬畏之心。有了这颗敬畏之心,文化文物就是一种庄严的存在,人们就会谨慎而诚敬地对待它们。没有这颗敬畏之心,文化文物就有可能成为玩物,可以任由自己的喜好打扮它、处置它,改变它原本的面貌,扭曲它固有的本质。

  不只是安岳石窟,许多令人惊叹、震撼心灵的国宝级文化艺术,都未必出自名家大师之手,而是出自无名的普通工匠之手。龙门石窟那些栩栩如生的佛教造像,穿越千百年时空仿佛仍能跟今人对话,可有谁知道造像者的名字呢?敦煌的扑面黄沙,掩盖不住石窟千年的灿烂。如此辉煌的文化艺术得以造就传承,根本原因恐怕不是文保意识、法治观念和文化素质。那些普通工匠也许目不识丁,但他们虔诚敬畏的内心,借由创作而外化为杰出的艺术。从这个意义来说,正是信仰把绝壁凿成殿堂,精神让岩石绽放花朵。

  敬畏之心影响着人们如何面对文化文明,也影响着人们如何面对大自然。在一些边远地区,生态保护之完好、自然风光之绝美令人惊叹。其实在这种表象之下,常常蕴含着当地民众对于天地万物的深深敬畏。他们也许认为万物有灵,一草一木都不能轻易伤害。也许严格遵守祖训传统,绝不竭泽而渔、杀鸡取卵,在客观上保护了生态,也保护了文化文明。

  现代社会的公民当然要普及法治观念和文保意识,但如何重建对待文化文明的敬畏之心,培养面对文化时的诚敬和谨慎态度,也许更加重要,也更为根本。如果没有这种敬畏之心,精通法律者也可能成为专钻法律空子的文物贩子。有了这种敬畏之心,目不识丁的群众也会坚守朴素的原则,对于历史流传下来的珍贵文物不敢擅动妄为。

  我国已经是拥有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如何对待、保护和利用这份沉甸甸的遗产,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多更好的贡献,需要认真思考。钱穆先生倡导的“温情和敬意”应该是最低要求,然而时至今天,类似“彩漆刷佛像”的事件仍然不断发生,不少古建筑、文物遗存甚至受到赤裸裸的破坏。这难道不应该深思吗?

  (作者:封寿炎,系媒体评论员)

编辑:贺心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