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座族”频现,恃弱凌强是一种社会病

2018年09月26日09:39

来源:大河报

  1.“霸座族”横空出世

  “霸座男”正在享受着流量红利的快感,“霸座女”已迫不及待成为新晋网红。“高铁双煞”的威风维持了没有几天,“霸座大妈”横空出世,一句“遇见我算你倒霉”,颇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豪迈气概。

  有网友突发奇想:如果“火车三霸”同处一节车厢,只有一个座位,胜负关系将会怎样?我猜,多半是“霸座大妈”会笑到最后。原因很简单,“霸座大妈”不仅拥有性别优势,而且占据年龄优势,一句“年轻人站半个小时咋了”足以令“高铁双煞”无语凝噎。

  2.争强未必好胜,恃弱亦能凌强

  看得出来,尽管“三霸”的招数不尽相同,套路却一般无二:天下武功,唯弱不破。

  “霸”字原本很霸气,很容易令人望而生畏。推字及人,很容易联想起昆山龙哥。龙哥的悲剧,实际上也佐证了“霸”字的时移世易、风云更替,试图凭一身蛮力称霸一方,终究是不靠谱的。

  真要攻城略地、抢车霸座,蛮力显然是不好使的,所以一再上演以柔克刚、恃弱凌强的经典案例。“腰疼、腿疼”的“霸座大妈”无需赘言,纵使“霸座男”生就一副男儿身,仰仗的也只是“我要坐轮椅”的无骨画风。

  孔夫子说:“下士杀人用石盘,中士杀人用语言。”摇动三寸不烂之舌,凭借“我是弱者我怕谁”的话语逻辑,“霸座族”摆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不战而屈人之兵。饶是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你又能如之奈何?

  3.另类的“弱肉强食”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令文明社会不齿,但在文明法则仍有待完善的背景中,一种现象不得不提——有人并不以天然劣势顾影自怜,甚至因此而幻化出心理优势,不吝于向所谓强者展开咄咄逼人的凌厉攻势。

  “我是弱者我怕谁”的行为逻辑俯拾皆是。无论是大马路上碰瓷,还是公交车上抢座,发动攻势的都是所谓的弱势人群。年龄、性别、身体、财富……种种劣势都可以成为主动进攻的优势,当强弱双方在道德困境中发生逆转,这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弱肉强食”?

  弱,不是你的错;出来欺负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4.恃弱而骄造就“弱霸”

  恃弱何以能凌强?这个问题涉及文明社会与丛林社会的本质区别。

  丛林社会里,弱者永无翻身之地,文明社会则大不一样——道德与法律的行为规范,旨在平衡人与人之间的强弱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强调的是平衡:恃强凌弱固然法理不容,恃弱凌强同样有悖法理。

  现实情况是,恃强凌弱必定为千夫所指,恃弱而骄者,往往并不被认为是凌强。面对恃弱凌强,常见的围观逻辑是:人家已经很弱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即使弱者不依不饶,让他三分又能如何?

  这种逻辑,从道义上看起来没有任何毛病,但却混淆了一个基本概念:体恤弱者是公共责任,而非个人义务。撇开公共责任,唯独从道义上强化个人责任,无疑模糊了两者的边界,势必造成人际交往中的割裂与恐惧——如果与弱者打交道就意味着忍辱负重,你当作何选择?

  更令人恐惧的是,有人心安理得习惯了享受优待,甚至将此幻化为自己应得的“福利”,不惮于四处发动攻势。

  5.遴选强弱不是执法责任

  “霸座男”事件后,铁路部门作出的处罚是,罚款200元,列入铁路部门“黑名单”,半年内不能乘坐火车。“霸座男”事件后,相关处罚沿用了这个标准。不出意外的话,“霸座大妈”的待遇将同样如此。

  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半年不能乘坐火车”实在无关痛痒。如此微不足道的代价,未尝不是“霸座族”争相粉墨登场的重要原因。

  余恨未消的网友提出,应当加大乘警的现场执法力度。遗憾的是,这只是一种理想化的推论。因为网友可以不考虑“霸座族”的身份,乘警却很难不考虑他们的状况——有“弱”加持,已经令执法者投鼠忌器,倘若借“弱”撒泼,更令执法者难以应对。

  这就是当下普遍存在的执法困境。以当事人的强弱去应对,难免会令执法者无所适从,因为表面意义上的弱者,往往有着一颗强势的心。

  以事件而不是以人物为出发点,当是执法者秉承的基本原则。

  6.“黑名单”不应“各自为政”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句话尽人皆知,但却未必人尽可为。

  究其原因,善小,却要付出;恶小,却无代价。生活中,大奸大恶终究只是少数,更多的还是庸常小恶。因其恶小,所以为害不甚,故而代价轻微。反过来,因代价轻微,所以令人浑然不觉,甚至乐在其中。

  无论是加塞插队、乱丢垃圾,抑或大声喧哗、中国式过马路,诸多小恶早已令人见怪不怪,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到相应处罚?“霸座族”虽然是一个另类族群,也未尝不是植根于漠视规则的深厚土壤之上。

  值得一提的是,“霸座族”虽然被列入“黑名单”,但却仅限于铁路部门“黑名单”。当“黑名单”也要以部门为建制“划地而居”的时候,其实际杀伤力注定大打折扣。与其呼吁完善相关法律,不如首先实现“黑名单”全面联网——身处信用社会,一处失信,理当处处碰壁。

  7.不能姑息庸常之恶

  “霸座族”不仅留下了一个法律难题,更是曝光了一种社会病。口诛笔伐之余,亦不妨扪心自问,我们能否“勿以恶小而为之”?

  人与人之间强弱有分,向善的心不应有别。如果不能日行一善,但请勿行一恶。“火车三霸”现身说法告诉我们,哪怕庸常之恶,看起来也是丑态百出、面目可憎。(评论员 赵志疆

编辑: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