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婚礼因“份子钱”变了味

2018年10月25日08:55

来源:大河网

  近日,关于份子钱的话题又被人们拾掇起来,原因是:据媒体报道,重庆一家企业的员工小徐与男友结婚,收到了她部门18个同事的集体随礼份子钱1314元。“他们结婚的时候,我最少也要随礼300块钱,可如今到我结婚,却来这么一出。”小徐说,看到红包的那一刻,顿时有种被欺负的感觉。

  先不说小徐是不是被欺负了,也不讨论这18个同事是否是真心诚意的祝福,单从分子钱本身说起,到底该不该让份子钱的多少成为衡量亲疏远近的标准。结婚是人生大事,朋友亲戚随礼也似乎是情理之中。但是,如果是赶上“结婚潮”,一个月随出的份子钱能让你出到肉疼,这个时候的你心中是否对份子钱也会生出一丝怨恨,就只能盼着自己结婚生孩子能把这份钱“挣”回来吧。

  关于分子钱的由来,有一种说法是份子钱起源于朱元璋,这里面寄托了他的乌托邦梦想。说白了,出份子钱就相当于现在的“众筹”,农耕时代凭一己之力难以办到的事,通过大家集资,办起来就容易多了。你这月帮我,我下月帮你,守望相助,这体现的是一种民众的集体意识和互帮互助意识。

  然而,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份子钱由最初的几块、几十“水涨船高”到几百、上千,已然变成了一种不小的负担,压得人尤其是年轻人喘不过气来。人们形象地把它称为“红包炸弹”。红包越大,代表着感情越好,面子越大。这个“红包炸弹”里蕴含了中国人千丝万缕的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也就难怪报道中的小徐会生气。

  其实,婚礼最需要的是收到亲戚朋友的真心祝福,表达祝福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不一定只能以金钱的多少为尺度来衡量宾客和朋友的诚意。何况,随着物质的极大丰富,现代文明的飞速进步,人们已不同于农耕时代需要“贫穷患难”、“亲戚相救”,需要邻里乡亲的资助来完成婚礼等重大仪式。现在的人们更需要的是一种精神的慰藉、情感上的支持、身体力行的帮助,更完全没有必要用金钱的多少来衡量他人的真心。

  随份子,正在遭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诟病。你随礼多,自然希望收回的礼也多,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心理怪圈:你心疼随出的礼多,又嫌弃别人随给你的礼少。如此,每个人都挣扎在份子钱的漩涡里不能自拔。

  要摆脱这种心理折磨,其实不妨从提倡移风易俗始。一点一点,从少随或配以礼物礼品替代,淡化金钱的地位,代以其他的方式表达祝福,逐渐积小胜为大胜,也不失为一种策略吧。王玉玲

编辑:史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