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捐成了讲故事,众筹不免成“众愁”

2019年06月18日08:24

来源:大河网

  □大河报评论员 赵志疆

  近日,杭州萧山当地网站出现一篇曝光贴:一个多月前,萧山一名女子替父亲在水滴筹发起20万元的筹款,称父亲被医生确诊为胃癌,向网友求助筹集善款。得知此事后,不少网友纷纷转发捐款。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有网友发现,发起筹款的女子却在社交平台高调晒出买跑车、出国旅游、购买奢侈品等情况。

  现实中,爱心众筹为很多蒙受不幸的人送去关怀和温暖,但随着众筹平台的数量和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人吃惊地发现,公众的爱心日益面临亵渎和挥霍的风险。数月前,有媒体报道称,网络平台上,有不少人公开售卖诊断证明、住院记录、病历本、B超报告单、CT片子等病历资料,只需要花费150元,就可以购买到一份“诊断证明”,并且“可以开任何病情”。拿着这些证明,可以轻易通过水滴筹平台的初步审核。通过审核之后,需要发布募捐文案,如果不会写也没关系,网上有大量捉刀代笔者在招揽生意。更有甚者,包括实名认证和推广服务,众筹平台上的各个环节都有明码标价的“服务”。

  爱心众筹似乎成了一门生意,只要有人提供一个创意,后续的一切服务都可以掏钱购买。甚至,连创意都不需要,因为有人在煞有介事地推销利用众筹平台筹款的“课程”。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明确的意向而已。“变脸”如此容易,故事如此廉价,难免让人对众筹望而生畏。

  提起故事中的事故,不得不提到曾经沸沸扬扬的“罗尔事件”。“罗尔事件”曾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讨论,关于众筹平台、关于个人诚信、关于公众爱心,所有这些话题,都无数次引起公众讨论的兴趣。前不久,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家属众筹百万之事备受关注,因为被指隐瞒家产、花少筹多,悲剧最终竟然演变为一场闹剧。一时间,吴鹤臣的妻子成为舆论众矢之的,他们的家庭状况也一再曝光在公众面前。

  “女子替父筹款后被指炫富”事件曝光后,前面两个故事再次回到公众视野。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三个故事或者说事故,有很大相似之处——三个募捐发起人都有车有房,并非人们惯常思维中的“走投无路”,然而,他们宁愿降低身段求助网友,也不愿降低生活品质独自面对。无论当事人有怎样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内心的狭隘和自私都显而易见:自己的亲人正在蒙受不幸,为什么要把救护责任转嫁于素昧平生的网友,甚至不惜为此附带上道德的枷锁?

  “女子替父筹款后被指炫富”经网友举报后,筹款人已承诺将所筹得的8547元退还至水滴筹平台,并由平台原路退还给相关的爱心赠与人。故事变成事故之后,“原路退回”似乎是常规操作。如果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故事恐不免仍将继续发生。毕竟,与唾手可得的利益相比,挂一漏万的网友举报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寄希望于法律拾遗补缺的同时,众筹平台扎紧制度篱笆无疑显得更加重要。

  6月12日,水滴2019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宣布已完成超1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今年3月27日,该公司宣布获得近5亿元B轮融资。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水滴获得的融资总额已经接近16亿人民币。看得见的巨大商业成绩之外,水滴筹上各类如泣如诉真假难辨的故事,也是一种大量而另类的存在。

  面对添油加醋甚至子虚乌有的募捐故事,不少众筹平台都表示缺乏有效的审核能力。审核能力有限或是实情,但越是在审核能力有限的前提下,越应该从严把控每一条募捐信息。业绩持续增长固然可喜,但从保障信息真实有效的角度出发,业绩从来都是双刃剑——如果一味追求野蛮生长,不免给讲故事的人留下可乘之机。让每一笔捐助都用在正确的地方,是众筹平台无法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大病救助能够扩大保障范围、提高援助力度,真正窘迫的人就不必将网上求助视为“救命稻草”。如此一来,讲故事的求助者必然大大减少。即使有人执著于此,公众也完全可以当作一个轻松的故事来看,不必为此额外背负道德枷锁。当然,这只是一种长期规划。在此之前,更迫切的是尽快将讲故事的人扫地出门。毕竟,爱心众筹不是“故事大赛”。


编辑:郭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