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不能太任性

2019年07月18日08:13

来源:大河报

  □本报评论员赵志疆

  7月17日,由中央网信办等四部门委托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等四家机构,成立的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工作组(简称“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发布通知,督促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运营者尽快整改。其中,理财贷款类APP成重灾区,包括老虎证券、富途牛牛、悟空理财等在内共有17款理财贷款类APP。(详见今日本报AⅠ·07版)

  去年11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100款APP个人信息收集与隐私政策测评报告》,报告显示,91款APP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近半数APP的隐私条款内容不达标。中消协列举了20个典型案例,人们常用的多款APP均在列,同时个人信息泄露事件频发,非法贩卖个人信息行为日益猖獗。

  为了切实治理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存在的乱象,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四部门决定,自2019年1月至12月,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根据《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受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委托,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成立APP专项治理工作组,对用户数量大、与民众生活密切相关的APP隐私政策和个人信息收集使用情况进行评估。

  最近一段时间,“APP专项治理工作组”频频发力。7月12日,中国银行手机银行、北京预约挂号、北京交通、探探、人人等30款APP因违反《网络安全法》关于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规定,被通报整改。7月17日,40款存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的APP又被要求尽快整改。问题APP集中曝光,不仅显示出“APP专项治理工作组”重拳出击的信心和决心,而且也足以说明类似现象已非常普遍。

  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大量APP,每个APP在下载安装时都会提出一定使用权限的要求,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轻易将读取个人信息授权给APP,到底意味着什么。当日历APP都在理直气壮地要求获取通讯录读取权限的时候,个人信息显然不只是为了满足APP的运行需要,更多的只是作为一种“商业资源”被悄悄储存。类似的现象并不鲜见,有太多APP毫不顾及功能需要,一上来就要求下载安装者提供个人信息。以个人信息泄露事件时有发生为背景,APP强制、过度收集个人信息不免令人望而生疑——运营者为什么对个人信息表现出如此强烈的兴趣,又是否能保障个人信息安全?

  即使撇开倒卖个人信息之类的极端行为,强制、过度收集个人信息本身就涉嫌违法违规。《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明确规定,APP运营者要严格履行网络安全法规定的责任义务,对获取的个人信息安全负责,采取有效措施加强个人信息保护;要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不收集与所提供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专项治理已开展半年有余,仍有大量问题APP相继曝光,由此足以看出,问题APP违法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行为惯性有多大,在督促内部整改的同时,法律层面的责任追究机制不可或缺。

编辑:郭同欢